黄瓜花—开不动车我要死了

吃维勇,宗伏,极端低产

【维勇】恋人发烧之后 中篇

前篇在主页上,没看的妹子请戳戳我的脑袋!
因为太啰嗦这篇还是没把车开出来!
以我的黄瓜保证年内把下篇弄出来!
年后把番外搞出来!(这次会温柔地对待维克秃的)
ooc和野鸡排版请多担待!


二十八年来从没有照顾人的经验的维克托先生正在看护病人。

看护对象正躺在床上睡得香甜,手里还握着看护人的手。

“猪排……站住……”

Wow,虽然知道勇利最喜欢炸猪排盖饭了,可是真没有想到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下次偷偷地和宽子阿姨学习一下吧。

话说回来猪排为什么要站住啊。变成猪排之后也跑不动了吧?

“维克托……”

出现了!勇利果然还是喜欢我的!不过为什么我的顺位在猪排之后啊。

“头发……没了……”



?!!!


好想把床上那个人摇醒!!!

难道勇利希望我变成秃子吗?!

虽然之前勇利说过秃掉了也会喜欢我可是我也不想变成秃子啊!

维克托·没有头发·尼基弗洛夫受到百万点伤害。

“喜欢你……最喜欢。”

“啊啊,我也是,最喜欢——”

维克托还没说完,厨房那边就传来了咕嘟咕嘟的声音。

粥应该煮好了吧。

为了不惊动睡梦中的恋人,维克托小心翼翼地把手一点点地往外抽。

“……维克托?”

哎呀……失败了。

“我在。”所以不要用那么惊惶无措的眼神看着我了。

“不许走。”既然生病了,那耍耍小性子也可以吧。

“真是让人伤脑筋的sleeping beauty啊。”维克托拍了拍勇利的手,“只是去拿粥哦。勇利也想吃吧?这可是我第一次为人下厨呢。”

“……嗯,想吃。”其实更想和你在一起。但是不能这么任性啊。

“很快就回来。”在离开之前,维克托轻轻地吻上了勇利的手背。

维克托真是……太狡猾啦。床上的病号这样想着,红了脸。

在绵绵的粥上,撒上细细的葱花,滴下两滴麻油,再将粥舀进碗里,维克托先生的初次下厨体验就这样圆满完成了。

不,还算不上圆满。还没有让评委打分呢。

于是躺在床上的评委先生就看见了自家恋人戴着印着粉色小猪的隔热手套,像献宝一样捧着瓷碗大步跨进来。

“勇利!来试试吧!”

怎么做饭的人反而比吃饭的人还高兴呢。

“好香呢。”勇利直起身子,伸出手,想去接勺子,却扑了个空。

“勇利只负责吃可以了。”维克托低下头,将勺子中的粥吹凉了,“啊——”

能让维克托这样照顾的,世界上大概也只有自己了吧。勇利乖乖地张开了嘴。

“味道很好,维克托说不定很有做饭的天赋。”评委给出了高分!

“勇利喜欢就好。再来一口吧?”维克托就像被表扬的孩子一样笑了起来。说起来也就是个大孩子吧。

也太可爱了吧,这个人。勇利红着脸想。

明明是难得的爱夫料理,勇利却食不知味,本来就有些昏沉的脑袋里被“可爱”两个字塞得满满的。

“吃完粥再把药喝了吧?”维克托抽出一张湿巾,擦了擦恋人溅上米汤的嘴角。

“嗯。”勇利迷迷糊糊地应了,接过晾好的冲剂,一口喝了下去。

太苦了吧!战斗民族的药都是这样的吗?!

勇利一下子就清醒了。就算恋人再可爱,可是他递过来的药的苦涩还是不会减少的。

看到恋人一下子皱起来的眉头,维克托忙不迭地打开瓷碗边的黄桃罐头,舀出一块。

“呼——”咽下口中的黄桃之后,勇利长出了一口气,“得救了……”

“勇利还是这么怕苦啊,像小孩一样。”

啊,又笑了。明明你笑起来也和小孩子一样呢。不过比小孩子还要可爱。勇利有些不满地鼓起腮。

维克托揉了揉恋人的脑袋,让他休息一会,自己端着用过的餐具出了门。

维克托一边笨拙地用温水洗着餐具,一边回忆去年宽子阿姨都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呢……

“对了!酒精!”维克托灵光一闪,之后“哗——”地溅了自己一身水。

维克托把手往毛巾上胡乱地擦了两把,又是一番翻箱倒柜,总算翻出了医用酒精。

将医用酒精用清水稀释过后,浸湿柔软的毛巾,再把毛巾搭在水盆边上。

就像回到了在长谷津的那段时光一样呢。

不过这一次,维克托并不是去泡温泉的。

他要去刷洗小猪了。

TBC

太啰嗦了实在对不起!虽然开车超爽der但是也很想描写他们之间平淡温馨的日常!本来想两发完结但是停不下来!

看完这篇再联系一下骨科大作,大家应该都知道接下来是要搞什么事情了吧?

不过下篇大概不会开火车,只是一台小小的学步车。毕竟对病人出手还是不太好(严正谴责某骨科哥哥)辛苦维克秃了。火车不出意外会在番外里开吧。

扰鱼@鱼-画不出东西我要死了 

评论(14)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