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花—开不动车我要死了

吃维勇,宗伏,极端低产

【维勇】恋人发烧之后 后篇

一辆晚点的学步车,新手上路乘客注意系好安全带

有口,没有本垒打,请乘客注意避雷

ooc和野鸡排版请多担待

胜生勇利先生现在很混乱。

自己的恋人不知道为什么拿着水盆和毛巾走过来了。

这里可不是长谷津的乌托邦胜生,是俄罗斯的室内。

不过以恋人跳脱的性格来看,就算他突然说出“勇利我们来玩搓澡play吧☆”这样的话,也不

会太让勇利意外的。

要怎么样,才能温和地、不着痕迹地推托掉呢。

本来就头昏脑涨的勇利现在觉得脑子里的浆糊更黏稠了。

“勇利,把衣服脱掉吧!”

来了!果然是这样!

“维克托,我……”温和地、不着痕迹地推托掉!

“嗯?快点脱掉吧。”维克托歪了歪脑袋,“用酒精擦擦身子会好得比较快哦。”

“哈?”那搓澡play呢?

“宽子阿姨上次也做过的吧。那之后勇利很快就好起来了,所以这次也想给勇利擦擦身子。勇利在发什么呆呢……啊!是想要我来脱吗?”

“不不不!我自己来!”说着勇利一把将上衣掀了起来。

因为发热而有些泛红的皮肤一下子裸露在空气中。虽然在室内,但毕竟还是北国的冬日,空气里泛着料峭的凉意,勇利不禁打了个寒颤。

“可能有点凉,忍一忍哦。”维克托拧干毛巾,一手扶着勇利的肩,一手握着毛巾,像对待易碎的玻璃制品一样,仔细地、轻轻地擦拭着恋人的背部。

勇利并不是肌肉纠结的健美男子,但是肌理分明,骨肉匀停,细腻的皮肤泛着柔和的光泽,也赏心悦目。

明明毛巾和维克托的手指都是凉的,勇利却觉得被触碰过的肌肤发烫。

现在我脸上的表情一定很奇怪吧。勇利想。还好现在自己背对着维克托。

“勇利,转过来吧。呀…脸怎么这么红?”维克托有些困惑。

明明现在正在降温啊……

“闷的……”勇利偏过头,嗫嚅着。

“不过勇利现在也不能吹风,怎么办呢……”维克托开始认真地苦恼了起来。

胜生勇利负罪感+100

“没关系!快点擦完吧。”虽然擦完之后,热度大概也不会退下去。

生病的勇利真是太可怜啦。这样想着,维克托手上的动作更细致了。

维克托的手缓缓下移,从修长的脖颈,到圆润的肩膀,形状姣好的锁骨,再到侧腰。

勇利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呻吟。

侧腰一向是勇利的性感带。

“擦疼你了吗?”维克托有些慌张地抬起头。

“只是……有点痒。”还好勇利正在发烧,不然可没办法解释通红的脸。

“很快就结束了,只剩下腿没有擦了。”维克托就像在哄怕苦的孩子吃药一样,温言安慰。

勇利曲起腿,胡乱地将裤脚撸上去,露出两段光洁的小腿。

“啊,不是这个啦,是大腿。”

“诶?!等下,维克托,别脱我裤子!”

“不脱可没法擦吧?乖。”

维克托的表情很认真,大概根本就没想这么多吧。相反,自己的脑袋里却是杂念横生。

太差劲了。

“我会尽可能不让勇利感到痒的,相信我吧?”维克托仰起头,笑着问。

“……嗯。”相信是相信,但问题不在这里啊。

快点结束吧……勇利现在只想把脑袋埋到枕头里。

勇利低下头,只看见维克托正跪坐在自己的双腿间,垂着头。

非常具有误导性的画面。

再加上来自正在被维克托的手擦拭的敏感部位的刺激。

“诶?”维克托发出了有些傻气的声音。

啊。

糟了。

硬了。

 

接下来请走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59098588044163#_0

评论(14)

热度(106)